Sunday, April 02, 2006

昨夜我沒有在藍田飛翔

很久沒有夢回藍田。

很想翻閱楊學德的「錦繡藍田」,以憶尋這個已煙滅的藍田,但卻不知放了那裡或借給了誰,遍尋不獲。

曾幾何時,我不久就會夢著自己,在藍田第三座的梯間,沿著梯階向下迴旋飛行。

記得小時候,家雖在七樓,但卻不愛乘升降機,總愛一口氣走樓梯飛奔落樓。就正如在夢中一樣。只是沒有夢中那超現實的飛翔。

偶爾也會夢見自己在相互通連的第幾座與幾座之間,被不知名的「東西」追捕著,在幽暗無人的迷宮似的漫長走廊與梯間逃命。途中,也曾逃到過隔室老婆婆的家,但室子總是空空的,沒有人在。

真實的記憶,只剩下一些零碎印像。

每逢星期天街市對出空地的小販攤檔,有著各樣奇怪的貨品。一籮滿滿的鴨仔蛋,半裂的蛋殼,露出剛成型但像是而死去的屍軀…原為飛機餐用的迷你個別包裝芝士、餅食…一盤滿滿的、新鮮的、活生生的紅蟲…如果再走遠一點,在第十五座吧,那邊還有一堆專門售賣舊漫畫的地攤…

剪髮也只是為了,那裡有很多「公仔書」。

現在再回想,一切是那樣奇幻不實。

艇仔粥與炒麵、炸得大大脆脆的魚蛋…

華生文具店那像是女巫似的老闆及那隻瘦瘦的貓…

小公園外偶爾出現的賣藥阿伯及他的蝙蝠…

夏天佈滿蜻蜓的後山…

彷彿是一個從沒有存在過的地方。就像「錦繡藍田」那詭異扭曲的色彩與線條。

在藍田未被清拆之前,曾經到過以前住的那間房子門外,從薰黃的燈光窺探進去。彷彿看著,是一段發黃的記憶短片。像在造夢一樣。

聽說住在我們旁邊,那個乖乖的,每次飯碗都比我吃得乾淨的小女孩,在我們搬走了以後,她的父親,後來被差人拉了。罪名是長期性侵犯自己的女兒。

很長的走廊,總是幽暗的。兩旁一室室的一家家不同的故事。斗室般大的升降機,總是散發著便溺的異味。

很想再飛翔一次,在那虛幻不實的,迴旋階梯,再次逃離,那條又長又黑暗的走廊。

2 comments:

  1. I live Lam Tin too,
    I always see your 文章....so good
    I love music...
    I do music too

    ReplyDelete
  2. nice to meet someone from lam tin...and thanks for your comments...what kinds of music do you play...any chance i can listen to them online? really interested to know more...may be we have some kind of lam tin underground : )

    ReplyDelete